近代著名医生--陈莲舫

作者:新葡亰496net

陈氏擅长治疗内、外、妇、儿各科及各种疑难杂症。治病以辨证明理,审病详细,用药轻灵著称。治疗时,考虑周到全面,细致入微,往往“煎方”、“膏方”同用,“轻方”、“重方”搭配,“汤剂”、“丸剂”同服。此外,还有大方、小方、轻方、重方、祛病方、调理方、先服方、后服方、备急方、发病方等种种不同。他使用大方,能一剂兼治数症。陈氏用药不拘一格,常常能出奇制胜,用药轻灵是他一贯的原则。擅用人参,对风湿、痰浊、冬温、嗳症、 呃逆、眩晕、不寐、腹痛、癣疾、足肿、疝气、痰饮、痰湿、咳嗽、心悸、肝厥、多怒、腰痛、调经、积聚等多种疾病,都选用人参治疗。所用人参,包括吉林参、西洋参,也使用党参。其祖父治病“专于内而精于外”,以疡科著称。陈氏秉承家学,对外证、急症治疗尤具特色。如他对瘟疫外证的治疗甚为详细,仅于咽喉部位的外证就列有4种治法。此外,对于妇科强调养血和血。特别在治疗产后病时,更重视血的调养。如他认为,新产恶露,属养胎余血、杂浊浆水。胎儿娩出,如气血旺者,恶露可随之而下。如气血弱者,则阻碍小腹为病,上攻则血晕闷绝,蓄淤则头痛、心腹痛,在治疗方面强调理气活血。

1952年参加嘉善县天凝区联合诊所工作,1956年参加浙江进修学校(即浙江中医药大学的前身)师资班学习,翌年留校任教。1959年又选至卫生部委托北京中医药大学所办医经师资教研班深造。精于《内经》等经典理论,对运气说和温病学说造诣精深。在临床上擅长内科,兼及妇、儿科,尤其诊治温病、肺系疾病、脾胃病症等匠心独具。

一天,鲍姑在行医采药回归途中,见一位年轻姑娘在河边照容,边照边淌着泪。鲍姑上前一看,见她脸上长了许多黑竭色的赘瘤,十分难看。乡亲们因此都鄙视她,亦无法找丈夫,故而顾影自泣。鲍姑问清缘由,即从药囊中取出红脚艾,搓成艾绒,用火点燃,轻轻地在姑娘脸上熏灼。小久,姑娘脸上的吃疼全部脱落,看不到一点瘢痕,变成了一个容俊貌美的少女。她千恩万谢,欢欢喜喜而去。

四大名医之孔伯华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期间,积极参与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并编写教材。对于秘制丹药,他必须亲手修合,以致积年药毒感染,于1914年不幸去世,享年74岁。著有《陈莲舫先生医案秘钞》、《十二经分寸歌》、《御医请脉详志》、《莲舫秘旨》、《医案拾遗》、《女科秘诀大全》、《加批时病论》、《加批校正金匮心典》等。

蒋文照,男,1925年生于浙江省嘉善县,汉族。1944年拜晚清御医陈莲舫再传弟子嘉兴名医徐松全为师。徐氏医术精湛,求医者众,擅长温病,取法叶天士;又兼治内妇儿杂病,法宗陈莲舫。

鲍姑死后,岭南人民为了纪念她对医学事业的重大贡献,在广州越秀山下三元宫内修建了鲍姑祠,以志纪念。

施今墨(1881-1969),祖籍浙江萧山县,原名施毓黔,因其祖父在云南和贵州做过官,施今墨出生在贵州,故取名“毓黔”。从医以后,自己改名 “今墨”,其意有三:其一,纪念诞生之地,“今墨”同“黔”;其二,崇习墨子,行兼爱之道,治病不论贫富贵贱,施爱不分富贫;其三,要在医术上不断精进,成为当代医林绳墨。

生平简介

谈允贤在婚后得了气血失调症,她自己诊脉确诊后,开方用药,将自身之病作为临床实践之路,经多次服药,终于痊愈,谈氏医名大振。在封建社会中,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男女授受不亲,一些闺阁千金和富豪眷属,生了妇科之病,羞于对男医生启口,因而不能及时治疗,延误病情,危及生命。闻谈氏之名,纷纷前来请她诊治。不久,谈允贤正式悬壶诊病,成为当地妇科的著名女医生。她在50多岁时,将祖母传授的医术和自己临床中积累的医疗经验,写成《女医杂言》,传给后人。

1910年,孔伯华始入京城,开始了在北京城的悬壶济世。1917-1918年的鼠疫,是民国以来的第一场大鼠疫。它爆发在绥远、山西地区,波及到华北及长江流域,遍及近半个中国,疫情十分严重,有一日千里之势。孔伯华和另外几位中医大夫夜以继日,研究治病,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后来,河北廊坊一带又爆发霍乱,孔伯华又投入到防疫治疗当中,每日深入村庄,治愈了大量病患,控制了疫情。其实,对于瘟疫,中医早有研究,会采用一些清热解毒的方子治疗,扶正气祛邪气,主要是依靠提高人体的抵抗力来应对疾病,所以平时的养生预防就显得尤为重要。

陈氏晚年致力于中医教育事业,堪称后世中医教育的典范。其门人弟子众多,北至黑龙江,南到两广,影响遍及全国。其弟子陈蓉舫悬壶上海三家园(今凤阳路),其子陈山农(字承睿)、箓箓 (字承奇),孙陈范我,皆承家业,亦有医名。

汪夫人:宋代宫廷女医学家,她“知书善医,精妇人病,显于时,掌内府药院事”。

孔伯华还是很多名人的指定大夫,寻医看病非他莫属。当时的一代名伶孟小冬就是孔大夫的忠实患者。孟小东当时住的地方离孔伯华医馆不算远,看病也比较方便。她无论大病小灾,或是稍有不适,就会请孔伯华诊治,孔大夫也总能要到病除。后来,孟小冬到了上海,不久就茶饭不思,没精打采,但她拒绝别人为她看病,仍然只点名让孔伯华诊病。无奈,杜月笙 专程连下三道帖子,邀孔伯华前去上海出诊,并且还特意派一艘小火轮专门搭载孔伯华到上海。见到孟小冬后,一番望闻问切,孔伯华开出了一剂药方:焦麦芽、焦神曲、焦山楂,这其实就是非常普通的“焦三仙”,是专门用来开胃助消化的。开完药方,孔大夫还开解了孟小冬一番,其实,他早已知道孟小冬这个病是因为心情不畅,忧思伤脾,因此导致胃口不好,这时就需要有人跟她说说话,排解烦忧。治好了情志病,再加上药物助消化,还能健脾,自然是功效加倍,没用两服药就痊愈了。

后世影响

胡谙:唐代女医家,胡氏对脏腑理论很有研究,撰有《胡谙方》二卷,又编绘了《黄庭内景五脏六腑图》一卷。

言传身教注重临床

陈莲舫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学家,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陈氏继承家学,勤于思考,博采民间单方验方,广求明师,勇于推陈出新。他认为治病当“知古而不泥古,方是良医。”他崇尚经典,灵活运用,不落窠臼,提倡“守经尤贵达变”的治学方法。时至今日,对于学习中医者仍不失有其积极的意义。

张小娘子:宋代女医学家,精通外科,治疗疮疡诸病多有奇效。

施今墨年幼时跟随舅父学医,舅父看他勤奋又聪慧,非常喜欢他,并常常教导他说:“良田千亩,不如薄技在身。”他对施今墨言传身教,细心教诲。施今墨领悟力极高,20岁左右时即以通晓中医理论,熟知百草,可以独立行医。但施今墨的父亲一直坚持让他步入仕途才是正路,于是将他送进了山西大学堂。在那里,施今墨接触到了进步思潮,萌生了民主革新的想法。后来,他转入山西法政学堂,因成绩优秀被保送北平京师法政学堂。这时经人介绍认识了黄兴,并由黄兴介绍加入了同盟会,从此开始了革命生涯。其间,他追随黄兴四处奔走革命,并一路行医看病,至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满清王朝后,施今墨在南京参加了孙中山的大总统就职典礼,并协助黄兴制定陆军法典。

学术思想

周佑、周僖:明代女本草医学家,为两姐妹,她俩用彩色绢绘有《本草图谱》一书。

萧龙友过世6年后,1966年的一天,他在北京居住的四合院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中,文革中的红卫兵冲进了院子进行了抄家。幸运的是,萧龙友的关门弟子张绍重在此之前将萧龙友的医案及部分诗稿抢运出院子,免于浩劫。但一些名人书画等被红卫兵抄家时整整烧了半天,全部被毁。如今,这个四合院早已物是人非,没有了当年的韵味,只有院中的老树依然青翠,默默记载着一代名医的如烟往事。

临床经验

彭氏:明代宫廷女医学家,经御医会试后入宫,专为太后治病,颇得太后的喜爱。

当时的中医,基本都在药店坐堂诊病,孔伯华也不例外,在医馆悬壶,名镇京城,很多人天不亮就排起了长队等待就诊。而在用药上,孔伯华自是有其独到之处,就是非常擅用石膏入药,人称“石膏孔”。石膏属性寒凉,若用量不当会伤身体,必须因人而异。而孔伯华将这石膏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很多人的老病根都被医治好了,堪称一绝。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学家。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享年74岁。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同时,积极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对中医教育事业作出卓越贡献。

鲍姑行医采药,其足迹遍及广州、南海、惠阳、博罗等地。她医术精良,擅长灸法,以专治赘瘤与赘疣而闻名。她采用越秀山脚下漫山遍野牛长的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因此,后人称此艾为"鲍姑艾"。曾有诗赞颂:

汪逢春擅治时令病、胃肠病及妇科病,对于湿温病多有阐发。他教学注重实践,每月初一、十五都停诊,让徒弟们聚在一起讨论病例,培养出了一个又一个良医。汪逢春最佩服清代的医学名家徐灵胎,常以“故以脉为可凭,而脉亦有时不足凭”教导学生诊断时要谨慎,不要只重脉象,还一定要四诊合参。汪逢春还带领徒弟实习制药过程,到窑台看锯鹿茸,到天坛复泰参茸庄去看制茸,他认为医生必明药物制法,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例如什么叫酒炒当归、吴萸制黄连,前胡为何用麻黄水炙等,明乎此,临证时才能得心应手。汪逢春言传身教,医者仁心。他每天必定留几个免费号给看不起病的穷人。不但挂号费、诊疗费分文不取,开好方子,签上字,穷苦病患可去同济堂免费抓药。虽是施诊舍药,也都是尽心尽力,绝不含糊。

生平著作

蔡寻真、李腾空:唐代民间女医家,蔡氏系唐侍郎葆某之女,李氏为唐宰相李林甫之女。

1924年,孙中山带病北上,病情日趋严重,请了众多医生均不能诊断出病因,病情一再加重。经友人介绍,请萧龙友前去为孙中山诊病。萧龙友视后,判断病之根在于肝,而且已无可挽回,非汤药所能奏效,故未处方。萧龙友如实向孙夫人宋庆龄告知了病情。孙中山病逝后,经病理解剖,发现其“肝部坚硬如木,生有恶瘤”,证实了所患确系肝癌,萧龙友诊断准确,一时社会为之轰动。

蔡、李二人同在庐山一带行医。

萧龙友成年之后奔赴成都,此时博览群书的萧龙友也曾翻阅过许多中医书籍,对中国文化了解深厚的他对中医典籍的理解也十分深入。那时,萧龙友家族里开了一家中药舖,由于他的母亲长年有病,久治不愈,因此他经常翻阅古医书籍,并且亲自到药舖识别草药,还经常向人请教。日积月累,他对中草药逐渐熟知,也对各种病症的治疗有了心得。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萧龙友的古文水平不断提高,中医知识也更加丰富。实际上,学好中医经典著作,深厚的古文知识是基础,这点是四大名医的共同之处。

孙西台:清代女医学家,字言言。在中医理论上有相当的造诣,著有《书星楼医案》一书。

孔伯华(1884-1955),山东曲阜人,是孔子后裔。他少年时随祖父学医,秉承家学,刻苦钻研,对病患十分负责,日积月累,阅历增多,医术日益精湛,前来诊病者络绎不绝,而且对一些久治不愈的病患多有奇效,一时间孔伯华声名远扬。

淳于衍:西汉宫廷女医家,擅长妇产科。

1892年,川中霍乱流行,成都日死八千人,街头一片凄凉,百姓惶惶不安,很多医生因惧怕传染,不敢医治病人。而此时的萧龙友年仅22岁,挺身而出,跟随一位大夫到病人那里巡诊,了解当地病情,用中草药对症下药,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从此,萧龙友便与中医结下了不解之缘。

本文由新葡亰健康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新葡亰健康网 新萄京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