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无郁不作眩

作者:新普京娱乐场

郁厥的诊断应排除心脑血管器质性病变或代谢性疾病,还需排除与情志因素无关的神经反射性晕厥,疑为假性晕厥时可行心理评估进一步判断。

朱丹溪“无痰不作眩”论与张景岳“无虚不作眩”论对眩晕的辨治影响深远。“无郁不作眩”论认为眩晕多由郁证引起,部分痰眩、虚眩属于郁眩范畴。

定义

基于临床实践及中医古代文献的梳理归纳,系统构建郁证诊疗体系,创新性地提出了一系列有关郁证概念、形态及诊疗特点的新见解,首次将脾胃病划分为“非郁证性脾胃病”与“郁证性脾胃病”两类,指出临床上部分患者看似脾胃病,实际乃是郁证表现,属“郁证性脾胃病”。

治疗郁厥最为重要的环节在于厥仆发生前的预防,其次是厥仆发生后的调理。

“无痰不作眩”可因郁生痰

痰迷心窍证:多由痰浊内盛,蒙蔽心窍所引起的精神、意识障碍,甚则昏迷等症,无明显热象与虚象,称为痰迷心窍证。

郁证性脾胃病病因为七情不遂,病位在肝、心、脾,治需从郁论治为主,具体可分为单纯郁证与病郁同存两种,七情内伤所致肝病郁证、脾病郁证及心病郁证均可产生脾胃病类症状;其临床特征为具有情志类、脾胃病类以及脾胃病以外广泛、纷繁的躯体表现。

厥证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以气机逆乱,升降失调,气血阴阳不相接续为基本病机,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或伴有四肢逆冷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急性病证,可发生于不同的疾病及疾病的不同阶段。厥证分类有寒厥、热厥、暑厥、酒厥、色厥、食厥、气厥、血厥、痰厥、煎厥、尸厥、痛厥、郁厥,所涵盖的疾病谱甚广。

世人尽知朱丹溪“无痰不作眩”论,却不知此痰生于七情郁结。再阅《丹溪心法·头眩》原文:“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则不作眩,痰因火动,又有湿痰者,有火痰者。”但是紧接着朱丹溪进一步分析了痰眩的成因:“又或七情郁而生痰动火,随气上厥,此七情致虚而眩运也。”明确指出“无痰不作眩”,存在“情志郁结?痰→眩晕”的病因病机关系。

癫证:属精神异常的疾患,多因痰郁气结,阻蔽心神,心不自主所出现的意识痴呆,喜静自语,精神抑郁等症状。

当今社会生活压力陡增及疾病谱转变,中医临床郁证越来越多,诸如不寐、胸痹、虚劳、阳痿等等,都有可能是普通病证掩盖下的郁证表现。自2015年起,进行“郁证发微”系列研究,广泛搜集、查阅海量中医古籍郁证相关记载,现代中医药临床,实验及药理学研究及现代医学探讨等,其系列研究成果多次发表,系统地构建了郁证诊疗新体系,提出“郁证性脾胃病学”等观点。

郁证性厥证,简称郁厥,是指由情志因素导致气机逆乱所产生的病证。本文重点阐述郁厥病脉证治特点。

朱丹溪曾受到南宋永嘉学派及其创始人陈无择学术思想的影响。《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眩晕证治》如此论述“七情内伤—痰—眩晕”的病因病机关系:“方书所谓头面风者,即眩晕是也。……喜怒忧思,致脏气不行,郁而生涎,涎结为饮,随气上厥,伏留阳经,亦使人眩晕呕吐,眉目疼痛,眼不得开,属内所因。”

痫证:是发作性神志异常疾病。多有宿痰伏心,一旦肝气失常,肝风内动,则肝风挟痰浊,蒙蔽清窍,表现为突然仆倒,不省人事,手足抽搐,口吐涎沫,目睛上视等症状。

非郁证性与郁证性脾胃病

郁厥的病因分类

明代许多医家亦述此理。张景岳《景岳全书·杂证谟·痰饮》:“痰者,脾胃之津液,或为饮食所伤,或为七情六淫所扰,故气壅痰聚。……走于肝,则眩晕不仁,胁肋胀痛。”龚廷贤《寿世保元·眩晕》:“喜怒哀乐,悲恐忧思,郁而生痰,随气上厥,七情致虚而眩晕也。”陆岳《明医斟酌红炉点雪·眩晕》:“如得之七情郁而生痰,痰因火动,顺气上逆,此七情因虚而致眩晕也。”

痰厥证:湿浊之邪,侵犯中焦脾胃,湿困脾胃,或恼怒忧思,劳倦太过,损伤脾胃,运化失职,聚湿生痰,痰浊内阻,气机不得畅行,闭塞清窍,表现为突然昏厥,喉中痰鸣或意识模糊,语言不清等症。

脾胃病划分为非郁证性脾胃病(器质性脾胃类疾病)与郁证性脾胃病(功能性脾胃类疾病)两大类,郁证性脾胃病又分成单纯郁证与病郁同存两种。

七情不遂可以导致气机逆乱、血逆、痰壅,从而引发气厥、血厥、痰厥实证;中恶本由精神衰弱致厥。

从以上各家所述中可以总结出,“无痰不作眩”之“七情致眩”论实则痰是表象为标,七情郁结是病因、病机为本,症状看似痰浊作祟,实乃七情所致。因痰浊既是郁证气机不畅的病理产物,又构成郁证性病证的病机部分,郁证性眩晕概不例外。

病因

所谓单纯郁证脾胃病,就是情志因素作为发病原因,影响到肝主疏泄、心主神明、脾藏意志的功能而发生了脾胃类的临床表现,症状看似在脾胃,实际乃是缘于七情内伤导致肝、心、脾本经本脏的郁证病变。即单纯肝病郁证、单纯心病郁证、单纯脾病郁证本身即可出现脾胃类症状,其本质上乃是披着脾胃病外衣的郁证。病郁同存即非郁证性脾胃病与郁证性脾胃病同时存在,可以互为因果,既有因郁致病者,又有因病致郁者。

郁怒 《素问·生气通天论篇》:“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

“无虚不作眩”乃因郁致虚

癫证:平素抑郁多怒,导致情志不遂,每使肝气郁结,克犯脾土,聚湿生痰,痰气阻蔽心神而成癫证。正如《证治要诀》所说:“癫狂由七情所郁,遂生痰涎,迷塞心窍。”《傅青主男女科注释》亦云:“此证多生于脾胃之虚寒,饮食入胃,不变精而变痰,痰迷心窍,遂成癫狂。”

单纯郁证脾胃病主要有肝病郁证、心病郁证、脾病郁证脾胃病三种。

《景岳全书·天年论》“有困于气者,每恃血气之强,只喜人不负我,非骄矜则好胜,人心不平,争端遂起,事无大小,怨恨醉心,岂虞忿怒最损肝脾,而隔食气蛊,疼痛泄泻,厥逆暴脱等疾,犯者即危。”指出血气方刚而又心胸狭窄易怒的人容易犯厥证。

后世医家虽知张景岳“无虚不作眩”论,却不知此虚可缘于情志不舒。再阅《景岳全书·杂证谟·眩运》原文:“眩运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但是紧接着张景岳在其下列举了虚眩之原由,归纳起来有以下四大类情况:“一曰伤阳中之阳,既有劳倦过度、饥饱失时、呕吐、泄泻、大汗亡阳、眴目惊心、焦思不释、被殴被辱气夺、悲哀痛楚大叫大呼;二曰伤阴中之阳,计有吐衄便血、痈脓大溃、金石破伤、失血痛极、男子纵欲气随精去、妇女崩淋产后去血;三曰有余中之不足,计有大醉之后湿热相乘(伤阴)、大怒之后木肆其强(伤气)、痰饮留中治节不行(脾弱);四曰营卫两虚,计有年老精衰、劳倦日积、不眠眩运。”

痫证:情志失调,可直接影响脏腑功能,使脾胃不布精微,聚生痰浊;或肝肾损伤,下焦水亏,水不涵木,肝阳上亢,复因外界刺激,则易引动肝风,肝风挟痰浊,或痰随风升,蒙蔽心神清窍而作痫证。正如《医学入门·丹台玉案》所云:“痫证……或七情之郁结,六淫之所感,或曰大惊,神不守舍,亦有幼小受惊,以至痰迷于心窍故也。”《寿世保元》则认为:“盖痫疾之原得之惊,或在母腹之时,或在有生之后,必因惊恐而致疾,盖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恐气归肾,惊气归心。并于心肾,则肝脾独虚,肝虚则生风,脾虚则生痰。蓄极而通,其发也暴,故令风痰上壅而痫作矣。”

郁证性脾胃病临床表现特点

清代陈士铎《辨证录·厥证门》:“人有怒,辄饮酒以为常,不醉不休,一日发厥,不知人事,稍苏犹呼酒号叫,数次复昏晕,人以为饮酒太醉故也,谁知是肝经之火动乎。”此描述看似酒厥,实为人素有怒气,过量饮酒后发为厥证,此厥证半为酒厥半为气厥。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卷九》:“今因动怒,少腹气冲,过胃上膈,咽喉肿痹,四肢逆冷,遂令昏迷,此皆肝木拂逆,甚则为厥。”所指为郁证奔豚气致厥。

即虚眩可见于内、外、妇、伤科多种疾病,尤其可生于眴目惊心、焦思不释、被殴被辱气夺、悲哀痛楚大叫大呼、大怒等七情不遂所致的郁证。明确指出虚证眩晕存在“情志郁结?虚→眩晕”的病因病机关系。

痰厥证:外感湿浊之邪,困遏中阳,运化失司,痰浊内阻或内伤忧思之扰,气结痰生,闭塞清窍,神明受蒙,也可昏不识人。正如《证治汇补》所云:“人之气道,贵乎清顺,则津液流通,何痰之有?若外为风、暑、燥、湿之侵,内为惊、怒、忧、思之扰,饮食、劳倦、酒色无节,荣卫不清,气血败浊,薰蒸津液,痰乃生焉。”《临证指南医案》(龚商年)亦说: “三阴(指手厥阴心包经)蔽而不宣,气郁则痰迷,神志为之混淆。”

郁证性脾胃病的临床表现由情志类症状和脾胃病类症状所构成。此外,根据肝病郁证、脾病郁证、心病郁证的不同侧重,常常还可伴有脾胃病类以外各式各样的躯体症状。下面列举根据古代文献有关情志致病因素引起肝病郁证、脾病郁证、心病郁证的脾胃病类及脾胃病以外的病证,实际临床表现更为繁杂多彩,不胜枚举。

惊恐 叶天士认为惊恐嗔郁、心悸不寐、脘痛或可转成脏躁、气厥。《临证指南医案》:“经血期至,骤加惊恐,即病寒热,心悸不寐,此惊则动肝,恐则伤肾,最虑久延脏燥,即有肝厥之患。”“气逆填胸阻咽,脘痹而痛,病由肝脏厥气,乘胃入膈,……此症多从惊恐嗔郁所致,失治变为昏厥。”“产后骤加惊恐,阳上瞀冒为厥。”清代程文囿《医述·卷六》将惊恐致厥直称“中恐”,“骤因恐惧而志暴脱,神无所根据而昏冒卒倒者,名曰中恐。”

明代秦昌遇《症因脉治·内伤眩晕》指出:“气虚眩晕之因”为“悲号引冷以伤肺气,曲运神机以伤心气,或恼怒伤肝,郁结伤脾,入房伤肾”等;“血虚眩晕之因”为“焦心劳思,忧愁郁结,心脾伤而不能生血;或恼怒伤肝,肝火内动,而煎熬血室。”可谓是对张景岳“无虚不作眩”的解说。

病机

情志类表现 悲伤欲哭,默默,躁怒不常,烦扰不安,颜色沮丧,忧思抑郁,面赤喜笑,战栗惊惑,悲笑谵妄,临事不宁,如有神灵,胸膈懊憹不宁,忧愤自咎,太息不乐,烦闷昏瞀,卒暴僵仆,瘈疭狂乱等。

本文由新葡亰健康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新葡亰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