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再新

作者:新普京娱乐场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输;秋亟治六府;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3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软,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轩辕黄帝问:肠澼而脓血俱下的,其变化又怎么呢?

帝曰:善。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何气使然?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帝曰:愿闻三阴。岐伯曰:外者为阳,内者为阴,然而中为阴,其冲在下,名曰太阴,太阴根起于隐白,名曰阴中之阴。太阴之后,名曰少阴,少阴根起于涌泉,名曰阴中之少阴。少阴从前,名曰厥阴,厥阴根起于大敦,阴之绝阳,名曰阴之绝阴。是故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名曰一阴。阴阳,积传为七日,气里形表而为相成也。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已;脉小坚急,死不治。

9癫疾:那里指癫痫病。

轩辕氏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医疗,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岐伯对曰: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官之形,此恬之世,邪不可能深切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伍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帝曰:经气不足,经气有余,如何?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黄帝问:如何分辨呢?

肝热病者,小便先黄,腹痛多卧身热。热争,则狂言及惊,胁满痛,手足躁,不得安卧;庚辛甚; 甲乙大汗;气逆则庚辛死。刺足厥阴少阳。其逆则咳嗽员员,脉引冲头也。

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己,刺手大阴傍3痏与缨脉各二。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贵妃,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脑积水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黄帝问:那么虚实的景况各是什么样的吗?

夏11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惆怅,秋为疟,奉收者少,长至节重病。

|<< << < 1;) 2 > >> >>|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

轩辕黄帝问:肠中赤痢的转移如何?

故饮食饱甚,汗出于胃;惊而夺精,汗出于心;持重远行,汗出于肾;疾走恐惧,汗出于肝,摇体劳累,汗出于脾。故春秋冬夏4时阴阳,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何谓重实?

拾消瘅:消,消耗;瘅,内热;消瘅,即消渴病。

夫邪气之客于身也,以胜相加,至其所生而愈,至其所不胜而甚,至于所生而持,自得其位而起。必先定伍脏之脉,乃可言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

帝曰:何谓重实?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岐伯曰:所谓阳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三。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2四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帝曰:治此者奈何?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说:脉象浮缓,尚有胃气的,可生;假使脉现小急,是真脏脉现,就会死的。

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肆时,没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肆时也。

  &nbs

岐伯曰:所谓血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象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愿闻其说。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阴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1。

帝曰:诊得心脉而急,此为啥病?病形何如?岐伯曰:病名心疝,少腹当有形也。帝曰:何以言之?岐伯曰:心为牡脏,小肠为之使,故曰少腹当有形也。帝曰:诊得胃脉,病形何如?岐伯曰:胃脉实则胀,虚则泄。帝曰:病成而变何谓?岐伯曰:风成为寒热,瘅成为消中,厥成为巅疾,久风为泄,脉风成为疠,病之变化,不可胜计。帝曰:诸痛经筋挛骨痛,此皆平安?岐伯曰:此寒潮之肿,八风之变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此四时之病,以其胜治之愈也。帝曰:有故病伍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至之病乎?岐伯曰:悉乎哉问也!征其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其脉不夺其色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不夺者,新病也;肝与肾脉并至,其色苍赤,当病毁伤不见血,已见血,湿若中水也。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捌。

凡刺胸腹者,必避5脏。大旨者环死,中脾者二二十七日死,中肾者17日死,中肺者7日死,中鬲者,皆为伤中,其病虽愈,可是一周岁必死。刺避伍脏者,知逆从也。所谓从者,鬲与脾肾之处,不知者反之。刺胸腹者,必以布著之,乃从单布上刺,刺之不愈复刺。刺针必肃,刺肿摇针,经刺勿摇,此刺之道也。

掖痈大热,刺足少阳5。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大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3。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国和欧洲有冷空气也,寒从中生者何?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帝曰:乳子脑血栓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轩辕黄帝问曰:余闻玖针之篇,夫子乃因此九之,玖9八十一篇,余尽通其意矣。经言气之盛衰,左右倾移,以上调下,以左调右,有余不足,补泻于荥输,余知之矣。此皆荣卫之倾移,虚实之所生,非邪气从外入于经也。余愿闻邪气之在经也,其病者何如?取之奈何?岐伯对曰: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球热能,则经水沸溢;卒沙尘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由此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阴与阳,不可为度,从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吸则内针,无令气忤;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候呼引针,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故命曰泻。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善。

帝曰:何谓重虚?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岐伯说:脉象搏击,但大而且滑的,经过壹段时间能够治好;借使脉象又小,而且坚急的,那是实结不通,就死也不得以治了。

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4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4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人?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伍脏骨血滑利,可以一劳永逸也。

岐伯曰:阴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藏皆如此。

岐伯说:所谓经络俱实,是指寸脉急而尺脉缓,经与络都应该治疗。所以说脉滑象征着气血畅盛,叫做顺;脉涩象征着气气虚滞,叫做逆。大凡人体虚实的处境和生物是如出壹辙的,正是说展现圆润现象的都为生,显示枯涩现象的都为死。若壹个人五脏骨血滑利,生命是足以暂劳永逸的。

岐伯曰:阴阳内外交争,虚实更作,阴阳相移也。阳并于阴,则阴实而阴虚,阳明虚,则寒忄栗鼓颔也;巨血虚,则腰背头项痛;孟陬俱虚,则阴气胜,阴气胜则骨寒而痛;寒生于内,故中外皆寒;阳盛则外热,阳虚则内热,外内皆热则喘而渴,故欲冷饮也。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肠下脓血何如?

【注释】

岐伯曰:经言无刺之热,无刺浑浑之脉,无刺漉漉之汗,故为其病逆,未可治也。夫疟之始发也,阳气并于阴,当是之时,血虚而阴盛,外无气,故先寒栗也;阴气逆极,则复出之阳,阳与阴复并于外,则血虚而阳实,故先热而渴。夫疟气者,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阴胜则寒,阳胜则热。疟者,风寒之气不常也,病极则复,至病之发也,如火之热,如风雨不可当也。故经言曰:“方其盛时必毁,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谓也。夫疟之未发也,阴未并阳,阳未并阴,由此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亡,故工无法治其已发,为其气逆也。

帝曰:春极治经络,夏极治经俞,秋极治陆腑。冬则闭塞者,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待顷时回。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本篇以“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为关键,研讨病证的黑幕、症状,以及重虚重实、经络的黑幕、脉的底牌等。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庞然壅,害于言,可刺不?

帝曰:何以治之?岐伯曰:所谓脾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虚实何如?

日光脏独至,厥喘虚气逆,是阴不足、阳有余也,表里当俱泻,取之下俞。阳明脏独至,是阳气重并也,当泻阳补阴,取之下俞。少阳脏独至,是厥气也,足乔前卒大,取之下俞 。少阳独至者,一阳之过也。太阴脏搏者,用心省真,伍脉气少,胃气不平,三阴也,宜治其下俞,补阳泻阴。一阳独啸,少阳厥也,阳并于上,4脉争张,气归于肾,宜治其经络,泻阳补阴。一阴至,厥阴之治也,真虚心,厥气留薄,发为白汗,调食和药,治在下俞。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黄帝问:怎么着叫做重实?

通评虚实论篇第三10八

帝曰:乳子颅咽管瘤热喘呜肩息者,脉何如?岐伯曰:喘呜肩息者,脉实大地。缓则生,急则死。

岐伯曰:喘鸣肩息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岐伯说:手足温暖的可生,如兄弟冰冷,就会死的。

脾疟者,令人寒,腹中痛,热则肠中鸣,鸣已汗出,刺足太阴。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

岐伯说:脉沉则生,浮则死。

黄帝问曰:太阴阳明为表里,脾胃脉也,生病而异者何也?岐伯对曰:阴阳异位,更虚更实,更逆更从,或从内,或从外,所从区别,故病异名也。帝曰:愿闻其异状也。岐伯曰:阳者,气候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故阳道实,阴道虚。故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食饮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陆腑,阴受之则入伍脏。入6腑,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入5脏,则月真满闭塞,下为泄,久为肠。故喉主天气,咽主地气。故阳受风气,阴受湿气。故阴气从足上行至头,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阳气从手上行至头,而下行至足。故曰阳病人上行极而下,阴病人下行极而上。故伤于风者,上先受之;伤于湿者,下先受之。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黄帝道:经络俱实况况是何许的?用哪些格局治疗?

阴阳离合论篇第伍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

黄帝问:脉象实满,手足皆寒,尾部热,情形如何?

帝曰:夫经言有余者泻之,不足者补之。今热为富有,寒为不足。夫疟者之寒,汤火不可能温也,及其热,冰水不能够寒也。此皆有余不足之类。当此之时,良工不能够止,必须其自衰乃刺之,其故何也?愿闻其说。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藏期之。

8以脏期之:指以伍脏相克之日来定死期。

胃之大络,各曰虚里。贯鬲络肺,出于左乳下,其动应衣,脉宗气也。盛喘数绝者,则病在中;结而横,有积矣;绝不至曰死。乳之下其动应衣,宗气泄也。

帝曰:肠澼风疹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何以治之?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熟习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毫之数,起于衡量,千之万之,能够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5藏骨血滑利,能够暂劳永逸也。

5手足温则生,寒则死:4肢皆禀气于胃,所以阳受气于4末,要是手足温暖,表明胃气犹存,有生的梦想,如果手足冰凉,表达胃气已绝,病重难治。

帝曰:脉其4时动奈何?知病之所在奈何?知病之所变奈何?知病乍在内奈何?知病乍在外奈何?请问此5者,可得闻乎?岐伯曰:请言其与天运行大也。万物之外,六合之内,天地之变,阴阳之应,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4变之动,脉与之上下,以春应中规,夏应中矩,秋应中衡,冬应中权。是故冬至节四十二二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小寒四十5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候,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始之有经,从五行生,生之有度,四时为宜。补泻勿失,与天地如1。得一之情,以知死生。是故声合五音,色合五行,脉合阴阳。

帝曰:治此者奈何?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五。

阴争于内,阳扰于外,魄汗未藏,4逆而起,起则熏肺使人喘鸣。阴之所生,和本曰和。是故刚与刚,阳气破散,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和,经气乃绝。死阴之属,不过一日而死;生阳之属,可是1二十五日而死。所谓生阳死阴者,肝之心谓之生阳,心之肺谓之死阴,肺之肾谓之重阴,肾之脾谓之辟阴,死不治。结阳者,肿四肢。结阴者,遗精一升,再结二升,3结三升。阴阳结斜,多阴少阳曰石水,少腹肿。二阳结谓之消,首阳结谓之隔,三阴结谓之水,一阴一阳结谓之咽部异物。阴搏阳别,谓之有子。阴阴虚,肠辟死。阳加于阴谓之汗,血虚阳搏谓之崩。三阴俱搏,2二13日夜半死。二阴俱搏,十二十8日夕时死。1阴俱搏,七日死。孟阳俱搏且鼓,四日死。三阴青阳俱搏,心腹满,发尽,不得隐曲,二10日死。二阳俱搏,其病温,死不治,可是1二十一日死。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黄帝问:癫疾的情形如何?

第35章

帝曰:癫疾何如?

岐伯说:脉实而有滑利之象的主生,脉实而有逆涩之象的主死。

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4时,与世长辞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岐伯曰: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夫伍脏者,身之强也。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够,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偻附,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不可能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得强则生,失强则死。

轩辕黄帝曰:牙痛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伍藏不平,陆府闭塞之所生也。脑瓜疼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愿闻三阴三之日之离合也。岐伯曰:圣人南面而立,前曰广明,后曰太冲,太冲之地,名曰少阴,少阴之上,名曰太阳,太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中身而上,名曰广明,广明之下,名曰太阴,太阴此前,名曰阳明,阳明根起于厉兑,名曰阴中之阳。厥阴之表,名曰少阳,少阳根起于窍阴,名曰阴中之少阳。是故一月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浮,命曰一阳。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伤者。

轩辕黄帝道:湿疹、突然发出剧痛、癫狂、气逆等症,是出于经脉之气,久逆于上所造成的。伍脏不和,是由于陆腑闭塞所造成的。头痛、耳鸣、玖窍不利,是出于肠胃病变所导致的。

岐伯曰:是人多痹气也,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帝曰:肠澼游痛症何如?

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足阳明之疟,令人先寒,洒淅洒淅,寒甚久乃热,热去汗出,喜见日月光火气,乃快然,刺足阳明跗上。

古典管农学最初的作品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解出处

黄帝问:如何叫顺则生、逆则死?

帝曰:妙乎哉论也!合人形于阴阳肆时,虚实之应,冥冥之期,其非夫子,孰能通之?然夫子数言形与神,何谓形?何谓神?愿卒闻之。岐伯曰:请言形。形乎形,目冥冥,问其所病,索之于经,慧然在前,按之不足,不知其情,故曰形。帝曰:何谓神?岐伯曰:请言神。神乎神,耳不闻,目明,心开而志先,慧然独悟,口弗能言,俱视独见,适若昏,昭然独明,若风(Ruan patrol)吹云,故曰神。三部9候为之原,《玖针》之论不必存也。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轩辕氏道:络气不足,经气有余的情事怎样?

病在肾,愈在春;春不愈,甚于长夏;长夏不死,持于秋,起于冬,禁犯火矣热食温炙衣。肾病人,愈在甲乙;甲乙不愈,甚于戊己;戊己不死,持于庚辛,起于壬癸。肾伤者,夜半慧,四季甚,下晡静。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癫疾何如?

黄帝问曰:余闻天以6陆之节,以成一周岁,人以9九制会,计人亦有三百六10伍节,以为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谓也?岐伯对曰:昭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夫6陆之节,玖9制会者,所以正天之度,气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行有分纪,周有道理,日行1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陆10二十四日而成岁,积气余而盈闰矣。立端于始,表正于中,推余于终,而天度毕矣。

新萄京棋牌官网登录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

大骨之会:即肩贞穴。

岐伯曰:夏伤于冬节,其汗大出,腠理开发,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藏于腠理皮肤之中,秋伤于风,则病成矣。夫寒者,阴气也。风者,阳气也。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轩辕黄帝问:消瘅病的内幕情状怎么样?

轩辕黄帝问曰:夫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缨:指尾部系冠带的部位。

新普京娱乐 ,帝曰:其有不从毫毛而生,5脏阳以竭也,津液充郭,其魄独居,孤精于内,气耗于外,形不可与衣相保,此4极急而动中,是气拒于内,而形施于外,治之奈何?岐伯曰:平治于权衡,去宛陈,微动肆极,温衣,缪刺其处,以复其形。开鬼门,洁净府,精以时服,伍阳已布,疏涤5脏,故精自生,形自盛,骨血相保,巨气乃平。帝曰:善!

帝曰:乳子脑膜瘤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陆喘鸣肩息:喘息有声,张口抬肩,形容呼吸困难。

颈脉动喘疾咳,曰水。目里微肿,如卧蚕起之状,曰水。溺黄赤安卧者,久痢。已食如饥者,胃疸。面肿曰风。足胫肿曰水。目黄者曰水肿。妇人手少阴脉动甚者,妊子也。

帝曰:虚实何如?

蹠跛:蹠,指脚;跛,行不正;蹠跛,即跛行的趣味。

色味当伍脏:白当肺、辛,赤当心、苦,青当肝、酸,黄当脾、甘,黑当肾、咸。故白当皮,赤当脉,青当筋,黄当肉,黑当骨。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四形尽满:指身体虚浮肿胀。

异法方宜论篇第92

帝曰:何谓重虚?

岐伯说:脉象虚缓的可治,而压实的就会死。

帝曰:疟不发,其应怎么样?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岐伯说:在春秋可生,在冬夏就会死。有1种脉象浮而涩,脉涩而身又喉咙疼的也会死的。

春刺夏分,脉乱气微,入淫骨髓,病不可能愈,令人不嗜食,又且少气。春刺小寒,筋挛逆气,环为高烧,病不愈,令人时惊,又且哭。春刺冬分,邪气著脏,令人胀,病不愈,又且欲言语。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岐伯说:所谓顺,正是弟兄温和;所谓逆,正是手足冰凉。

黄帝问曰:天有捌风,经有五风,何谓?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秋七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刑,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泄,奉藏者少。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3寸傍5,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伍,足阳明及上傍3。刺痫惊脉5,针手太阴各伍,刺经太阳5,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明一(Wissu),上踝五寸刺3针。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形乐志苦,病生于脉,治之以灸刺;形乐志乐,病生于肉,治之以针石;形苦志乐,病生于筋,治之以熨引;形苦志苦,病生于咽嗌,治之以百药;形数惊恐,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拔罐醪药,是谓5形志也。

气满发逆:气满,指气急而粗;发逆,即上逆。

热病气穴:三椎下间主胸中热,肆椎下间主鬲中热,5椎下间主肝热,陆椎下间主脾热,柒椎下间主肾热。荣在骶也。项上三椎陷者中也。颊下逆颧为大瘕,下牙车为腹满,颧后为胁痛。颊上者,鬲上也。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

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温热病。4时之气,更伤5脏。

刺经:指循经取穴。

    帝曰:论言“夏伤于暑,秋必病疟”,今疟不必应者,何也?

【本章要点】

阴阳别论篇第拾

痏:针灸后留下的瘢痕。

岐伯曰:此应4时者也。其病异形者,反肆时也。其以秋病人寒甚,以冬病人寒不甚,以春病人恶风,以夏伤者多汗。

岐伯说:所谓重实,是说大热伤者,邪气甚热,脉象又极盛满,那就称为重实。

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岐伯曰:此其天寿过度,气脉常通,而肾气有余也。此虽有子,男可是尽捌八,女可是尽77,而世界之精气皆竭矣。

岐伯曰:喘鸣肩息陆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五脏所恶:心恶热,肺恶寒,肝恶风,脾恶湿,肾恶燥,是谓伍恶。

【原文】

第12章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善。攻之奈何?早晏何如?

帝曰:何谓重虚?

5脏生成篇第七

帝曰:癫疾9之脉,虚实何如?

帝曰:余已闻陆六九九之会也,夫子言积气盈闰,愿闻何谓气?请先生发蒙解惑焉。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师传之也。帝曰:请遂闻之。岐伯曰:二6日谓之候,3候谓之气,陆气谓之时,肆时谓之岁,而各从其主要医治焉。5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时立气布,如环无端,候亦同法。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能为工矣。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轩辕黄帝问曰:诊法何如?岐伯对曰:诊法常以平旦,阴气未动,阳气未散,饮食未进,经脉未盛,络脉调匀,气血未乱,故乃可诊有过之脉。切脉动静而视精明,察五色,观伍脏有余不足,陆腑强弱,形之盛衰,以此参5,决死生之分。

募:通膜,指胸腹部经气结聚的地点。

帝曰:中部之候奈何?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气,人以候心。

凡诊治消瘅、突然摔倒、半身不遂、气逆、气满等病需分清肥丰的权贵,是吃肉片精米太多所造成的。隔噎就会气闭不行,上下不通,那是暴怒或担忧所引起的病。突然厥逆,不知人事,耳疖,大小便不通,那是内气上迫引起的病。有的病,不从内起,外脑震荡寒,因为风邪留滞,久之化热,肌肉消瘦,是不过醒指标。有的人走动偏跛,那是因为着寒或是风湿而形成的病。

平人气象论篇第8八

岐伯说:痢兼发热的,则死;肉体冰冷不脑仁疼的,则生。

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够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天堂来。

黄帝问:如何治疗那种病呢?

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脏脉,病日衰已矣。其未满十10日者,可汗而已;其满130日者,可泄而已。帝曰: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岐伯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帝曰:善,治遗奈何?岐伯曰:视其来历,调其逆从,可使必已矣。帝曰:病热当何禁之?岐伯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帝曰:其病两感于寒者,其脉应与其病形何如?岐伯曰:两感于寒者,病316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发烧水肿而烦满;1二八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言;3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耳疖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二日死。帝曰:五脏已伤,6腑不通,荣卫不行,如是之后,七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阳明者,10二经脉之长也,其血气盛,故不知人,12日其气乃尽,故死矣。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芒种日者为病温,后白露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皆出,勿止。

岐伯说:脉虚、阴虚、尺虚,那就称为重虚。

帝曰:上部以何候之?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头角之气,地以候口齿之气,人以候耳目之气。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余已闻天度矣,愿闻气数何以合之?岐伯曰:天以六6为节,地以玖9制会,天有4日,日陆竟而周甲,甲6复而常年,三百⑥30日法也。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其气九州、九窍,皆通乎天气。故其生五,其气叁,三而成天,叁而成地,3而成人,3而三之,合则为玖,九分成九野,九野为九脏,故形脏4,神脏5,合为九脏以应之也。

岐伯说:所谓经虚络实,是指尺脉热满而脉口寒涩,这种光景,若在春夏则死,若在秋冬则生。

冬3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已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

岐伯说:脉象滑大的可生;脉象涩小的,则死。至于死在哪些时候,那要基于克胜之日来控制。

    粗大者,阴不足阳有余,为祈求也。来疾去徐,上实下虚,为厥巅疾;来徐去疾,上虚下实,为恶风也,故中恶风者,阳气受也。有脉俱沉细数者,少阴厥也。沉细数散者,寒热也。浮而散者为仆。诸浮不躁者皆在阳,则为热;其有躁者在手。诸细而沉者皆在阴,则为骨痛;其有静者在足。数动一代者,病在阳之脉也,泄及便脓血;诸过者切之,涩者阳气有余也,滑者阴气有余也。阳气有余为身热无汗,阴气有余为多汗身寒,阴阳有余则无汗而寒。推而外之,内而不外,有心腹积也。推而内之,外而不内,身有热也。推而上之,上而不下,腰足清也。推而下之,下而不上,头项痛也。按之至骨,脉气少者,腰脊痛而身有痹也。

岐伯说:络实经虚的,灸阴刺阳;经实络虚的,刺阴灸阳。

帝曰: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腠理乃发,发则邪气入,入则病作。今卫气日下壹节,其气之发也,不当风府,其日笔者奈何?

二脉口热而尺寒:用热来代表热象的脉,寒代表寒涩的脉。即寸口脉滑而尺脉涩滞。

宣明五气篇第一拾三

7肠澼下白沫:痢疾的壹种,大便以金色脓液为主,未来认证为寒痢。

心病者,胸中痛,胁支满,胁下痛,膺背肩甲间痛,两臂内痛;虚则胸腹大,胁下与腰相引而痛,取其经,少阴太阳,舌下血者。其变病刺郗中血者。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第9章

轩辕氏问:乳子脑栓塞热,出现喘息有声,张口抬肩的症状,它的脉象怎么样?

岐伯对曰: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冷饮。

【译文】

轩辕黄帝问曰: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世界之气生,四时之法成,天子众庶,尽欲全形。形之疾病,莫知其情,留淫日深,著于骨髓,心私虑之。余欲针除其疾病,为之奈何?岐伯对曰:夫盐之味辛者,其气令器津泄;弦绝者,其音嘶败;木敷者,其叶发;病深者,其声哕。人有此叁者,是谓坏腑,毒药无治,短针无取,此皆绝皮伤肉,血气争黑。

岐伯说:肺主气,血虚,实质上是肺虚,必定爆发气逆足寒的病症。假使不是肺正被克的时令,则病好治,如遇相克的时令,伤者就会死。其他各脏的内情,也是1致。

帝曰:候气奈何?岐伯曰:夫邪去络入于经也,舍于血脉之中,其寒温未相得,如涌波之起也,时来时去,故不常在。故曰方其来也,必按而止之,止而取之,无逢其冲而泻之。真气者,经气也。经气凤皇,故曰其来不可逢,此之谓也。故曰候邪不审,大气已过,泻之则真气脱,脱则不再,邪气复至,而病益蓄。故曰其往不可追,此之谓也。不可挂以发者,待邪之至时而发针泻矣,若先若后者,血气已尽,其病不可下。故曰知其可取如发机,不知其取如扣锥。故曰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发,不知机者扣之不发,此之谓也。

岐伯说:脉象实大的,病虽长时间,但能够康复;固然脉象悬小而坚,病的时日又较长,那就不可能治了。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由此饱食,筋脉横解,肠为痔;由此大饮,则气逆;因此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轩辕黄帝问:新产后而患热病,脉象悬小,它的浮动咋样?

第19章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伍,足阳明及上傍3。刺痫惊脉伍,针手太阴各5,刺经太阳伍,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圣元(Synutra),上踝5寸刺三针。

第5章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贰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上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佛祖。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虐,气之削也。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岐伯曰:女人玖周岁,肾气盛,齿更发长。27而天癸至,任复方亚油酸乙酯胶丸,太冲脉盛,月事以如今,故有子。3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肉体盛壮。57,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堕。陆7,孟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始白。七柒,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血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无法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叁死,不见毕生,虽愈必死也。

偏枯:指偏胃疼后遗症,半身不遂。

帝曰:人有逆气,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有不行卧而息无音者;有生活还是而息有音者;有得卧,行而喘者;有不得卧,不可能行而喘者;有不得卧,卧而喘者。皆何脏使然?愿闻其故。

轩辕黄帝问:寒气上攻,脉气盛满而实,情形怎样?

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肤浅。毛脉合精,行气于腑。腑精神仙,留于肆脏,气归于权衡。权衡以平,气口成寸,以决死生。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甘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高颅压性脑积水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帝曰:冬阴夏阳奈何?岐伯曰:九候之脉,皆沉细悬绝者为阴,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数者为阳,主夏,故以日中死。是故寒热患者,以平旦死;热中及热伤者,以日中死;病风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脉乍疏乍数乍迟乍疾者,日乘四季死;形肉已脱,九候虽调,犹死;7诊虽见,九候皆从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风气之病及经月之病,似柒诊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诊之病,其脉候亦败者,死矣,必发哕噫。

岐伯说:所谓身材虚浮肿胀,是指脉口急大而坚,尺脉却反涩滞,像这么,顺就可生,逆就会死。

阴阳应象大论篇第4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平肝脉来,软弱招招,如揭长竿末梢,曰肝平。春以胃气为本。病肝脉来,盈实而滑,如循长竿,曰肝病。死肝脉来,急益劲,如新张弓弦,曰肝死。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肉滑利,能够长时间也。

第24章

黄帝问:肠澼而下白沫的,其生成怎么样?

轩辕黄帝问曰:人身至极温也,非常闷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

帝曰:肠澼久咳,何如?

老伴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少血多气,阳明常多气多血,少阴常少血多气,厥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气少血,此天之常数。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6腑;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剌足少阳5;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叁,暴痈筋,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帝曰:人之肉苛者,虽近衣絮,犹尚苛也,是谓何疾?

黄帝问:身材虚浮肿胀的气象怎么样?

诸脉者皆属于目,诸髓者皆属于脑,诸筋者皆属于节,诸血者皆属于心,诸气者皆属于肺,此四支8之朝夕也。

肚子突然胀痛,按之胀痛不减的,应该取手太阳经的络穴,正是胃的募穴和少阴肾腧穴五遍,用员利针。霍乱,应针肾腧两旁的志室穴4回,足阳明胃腧及肾腧外两傍胃仓穴,刺3遍。湿疹的刺法有伍点:针手太阴经的经渠穴四遍;刺手太阳活血止泻的阳谷穴五遍;刺手少阴经络傍的支正穴3遍;刺足阳明经解谿穴贰回;刺足踝上5寸的筑宾穴二回。

病在脾,愈在秋;秋不愈,甚于春;春不死,持于夏,起于长夏,禁温食饱食湿地濡衣。脾病人,愈在庚辛;庚辛不愈,加于甲乙;甲乙不死,持于丙丁,起于戊己。脾伤者,日慧,日出甚,下晡静。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

三恇然:怯弱的趣味。

帝曰:愿闻其说。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

本文由新葡亰健康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新葡亰健康网 新葡萄金赌场 澳门普京平台